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书魂的博客

世事洞明了无趣;难得糊涂是乐处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霜寒无情吹落红, 岁匆匆,月匆匆。 韶华飞逝, 意气留几重? 而今夕阳残照处, 望远山,伏枥鸣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机遇  

2011-12-06 13:31:11|  分类: 生活絮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写在母亲的周年忌日4

题记:一个人的一生有很多机遇,抓住了,就改变了命运;抓不住,就成了终生的遗憾!

       我的外祖父是旗人的后代,在我们当地肯定是家不小的官宦,无奈家道中落,到了外祖父这一代,他父母早亡。外祖父一个人就为东家干活东家吃,替西家干活西家喝。后来阴差阳错入赘到母亲的外祖父家。生米做成了熟饭才发现他原来是位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公子哥。在那个时代,嫁鸡随鸡,就只有依附在岳家干活吃饭,岳家人都看不起他。但外祖父很聪明,什么农活一看就会,一年就完成了从少爷到农夫的根本转变。外祖父独立生活了,但仍然被岳家管束着,什么事都得听他大舅哥的。

      我的母亲降生了,舅老爷十分生气,又多了一张口,立即叫我的外祖母把她丢掉!外祖母哀求:“好歹也是一条命呀!”舅老爷又找了一家人家,要把母亲送人,姥姥进行了她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抗争:“谁都不给,饿死我们就死在一块!”舅老爷无奈。就这样,我的母亲在极不受欢迎的氛围中开始了她多难的人生。三岁就跟随大人下地,收工时薅了满满一篮青草;五岁时,就能站在小板凳上做全家的饭。

      母亲七岁那年,集镇上来了顾家班豫剧团。豫剧是涵盖豫皖两省的大剧种,可他不像京剧、越剧登堂入室在大剧院上演,他游走于集镇、县城,搭台演出。顾氏三姊妹是名闻遐迩的豫剧名旦,特别大姐顾大妞唱念做打无一不精,歌喉绕梁、扮相若仙。顾家班看中了舅老爷的一块麦地,想在那里搭台唱戏。舅姥爷说,用我的地搭台可以,我们家的孩子听戏不能再要买票。顾班主说,连大人听戏也不要票。就这样,开始了母亲有生以来的文化启蒙。冬天无农活,母亲每天做好两顿饭,急着全家人吃完刷好,就带上一大捆麦秸杆,边编草帽辫边听戏。白天、晚上听了戏,夜间就自己哼唱。顾家班唱了一个月,当地人还留着不让走,惊动了周围鹿邑、周口、夏邑、商丘、界首……的人,都不远百里前来听戏。母亲那一帮小姊妹也不满足于自己哼唱,就自导自演模仿起来,后来与戏班的人混熟了,就跑去找人家指点。戏班又延长了20天的演出,年关到了,戏班的人要回家了。一天上午,班主和顾大妞来到我外祖母家,班主说:“你家小女儿是个唱戏的料,跟我们走吧,好歹每天有白馍吃。学会了唱戏,也是个吃饭的营生。”顾大妞说:“我会像对自己的女儿一样调教她,她能唱红。” 姥姥动心了。可第二天,舅老爷来了,他指着姥姥的鼻子骂:“三教九流,戏子下贱。你们佟家不讲脸面,我们张家得要脸面!” 数落完,就把母亲带走了。顾家班走了三天,才让母亲回家。

       这五十天的戏剧演出,对母亲产生了终生的影响,母亲不仅说话常引用戏文典故,连思考和处理问题的方式也常遵循戏剧里的道德准则和行为模式。母亲一生酷爱戏剧,年老后常看梨园春。母亲遗憾地说:“那时候常香玉、马金凤还都是个小丫头,我要是跟了顾大妞,也能成名角。”

       戏班走后的第二年冬天,集镇上来了一对年轻人,他们要在这里办洋学堂,不收学费。冬闲无事,识两个字总是好的,男女孩子都去上学,一个冬天下来,母亲也识了600多个字,加减乘除也都会了。可是舅老爷又来了,他说:“小闺女子家,识字有什么用?男女混杂,能学出个好来?”母亲只得退学,两位老师来到姥姥家:“这个女孩很聪明,不上学了多可惜。你家要是有难处,书本费我们也不收了。再不然,让她来学校打杂,给我们做做饭,我们管她饭吃。”这下外祖母倒是与她哥哥意见一致,母亲辍学了。后来与母亲一起上学的几个女孩,都当了小学教师。母亲后来拉板车累急了就恨恨地说:“都是你舅姥爷害了我,不然,我也能当老师了。”

       有一年,镇上来了个逃荒的小后生,外祖母看他长得白白净净、憨厚老实,又学过居长(厨师),就把我的二姨嫁了他。二姨人很笨,嫁了后也不会持家,一家人过得真是上无片瓦,下午插针之地。穷则思变,二姨成了方圆几个县的第一个女共产党员。开始也没干什么,几年后打淮海战役,二姨就出头组织妇女做军鞋。那时虽说共产党很穷,绝不沾群众一针一线,谁做鞋给谁钱或粮食。大家也不知道二姨是共产党。再后来家乡解放了,剿匪反霸,有个土匪头子逃跑了。二姨和剿匪队的人去土匪头子家调查,看见他家的孩子冬天光着腚,就把自己的外衣脱下给孩子穿,土匪的妻子很感动。以后二姨经常去她家,给孩子带点吃的,劝说土匪的妻子叫土匪去自首。去得次数多了,土匪的妻子感动了,就对着锅灶喊:“出来吧,二姐不是外人。”土匪从锅灶下的地洞里钻了出来,暗伏在门外的剿匪队员一拥而上,把土匪捆了起来。

      接着,县城就传来“佟二姐单枪匹马擒匪首”的故事,接着又听说,佟二姐骑着大洋马、腰胯两只盒子枪、百步穿杨,能看到地下藏着的人。一时,好几个土匪都吓得去自首。我常自豪地对小伙伴们说:那就是我二姨!我问母亲:“二姨骑马挎枪、百步穿杨,跟谁学的呢?”母亲说:“哪有这事?”不管这事有没有,二姨当上了区长。那时政权建设、分地征粮……,繁杂的事务搅得二姨头大眼浑,她就去县里说:“我的妹妹聪明伶俐,我想叫她来帮我,可以吗?”那时,正缺干部,特别是女干部。县领导说:“好呀。” 可是进城一说,我的父亲又不同意了。县领导说:“他们夫妻一起来,她丈夫去当乡财粮。”正当父母准备去报到的时候,我奶奶又发话了:“咱们穷家小户,当什么官?你要是去,今后就不准再进这个家,我们和你一刀两断,也不准你来看孩子。”母亲妥协了。后来,跟二姨出去参加工作的几个不识字的农村妇女,有的当了县妇联主任、有的当了局长、还有的当了副县长……。

       去年我的二姑、三姑都来参加母亲的葬礼,她们感叹地说:“老大遗传了你妈的聪慧,老二继承了你妈的能干,老三秉承了你妈的宽厚待人,老四像你妈一样敢说敢干,但你们的优点都加起来才能赶上你妈。可惜,你妈没碰上机遇。”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1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