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书魂的博客

世事洞明了无趣;难得糊涂是乐处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霜寒无情吹落红, 岁匆匆,月匆匆。 韶华飞逝, 意气留几重? 而今夕阳残照处, 望远山,伏枥鸣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一九六零年的500元  

2011-12-02 11:43:06|  分类: 生活絮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写在母亲的周年忌日2

       母亲奶喂的那个孩子长到一岁多了,母亲被辞工回到了家里。望着嗷嗷待哺的六个儿女,母亲参加了我父亲所在的县长途搬运大队。那时女小队刚组建,母亲被选举为副小队长。白天和一帮老姊妹结伴拉货,晚上大家一起睡在各自的板车旁,一人一只麻袋铺在身下,上面盖自己的破被褥。姐妹们吃过自带的干粮,喝一点自带的冷开水,一定要母亲唱上一段,然后大家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   我的母亲虽然不识字,但人绝顶聪明,她小时候听过一场戏,就能从头到尾唱出来。她这么说,我们也不知就里。有一次学校给前三名的学生发电影票,我和姐姐各得到一张,姐姐一定要母亲去看。我陪母亲看了歌剧刘三姐,回来后,母亲真的从头到尾全唱了出来,虽然字句不是太准,但那腔调却是大差不离的。大约一个小时唱结束,全家和邻居们都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   母亲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快乐地劳累着,天气由夏到秋,渐渐转凉变冷。一次母亲看到同行的一位阿姨只盖了一床被单,就把自己的小被子拉过去,两人伙盖。夜间那位阿姨一翻身,小被子全拉了过去。就这样,母亲感冒了,开始咳嗽,回到家,母亲就煮了一小锅辣椒、大葱水,不住地喝。母亲咳得越来越重,痰中带了血丝,后来就整口血痰了。母亲不敢休息,那时活可不是随便干的,所有的活必须给队里联系,大家轮流排队,派得活了,就摘牌出发,回来后立即再挂牌排队。干一天就能挣到一块钱,三角交给队里作管理费,七角就是自己的,够我们全家吃一天的,休息了就没一分钱。

       有一天队里派了活,去百里外的商丘拉货,但要放空去;也就是说,去时空车无钱,回来拉了货物才计算钱。母亲和几个老姊妹去了。刚出城,来了两个人问母亲:“你们是哪里的?”“我们是长途运输队的。”“拉坐吗?到商丘多少钱?”“三块钱,你们两个人呢。”“两块钱,拉不拉?不拉我们就走。”母亲想:“反正得走这一百多里路,两块就两块吧。”母亲一路咳着血,那两人不住地催促:“走快点,我们要赶汽车呢!”

       到了商丘,那两人付过钱匆匆忙忙地走了。母亲整理她的车厢,咦!有个小布包,打开一看,都是钱。母亲忙对他的姊妹们说:“请你们拉我的车去转运站,让孩子的爸替我装货,我去车站还人家的钱。”母亲飞奔跑到车站,车站里的人立即广播找人,那两个人跑到母亲面前,都呆住了。“你们的钱忘在我车厢里了,”母亲递过钱袋:“你们数数吧。”那两个人呆呆地接过钱袋,飞快的数着,整整500元,数完扑通跪倒:“大姐,你真是活菩萨!”

      母亲跑到商丘转运站,内衣全湿透了。那时,我的父亲被派到商丘转运站工作,母亲急忙换上父亲的内衣,喝了父亲三角钱买回来的一碗什糊汤,拉货回来了。奇怪!一路上母亲一点都不咳了,回到家,病也好了。

      我想:可能是母亲出了大量的汗,感冒彻底好了。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4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